新楓之谷私服貼吧獨家留言得獎活動
楓之谷私服

新楓之谷私服貼吧獨家留言得獎活動

  

  沒有風火的日子裏,貼吧就是我們回憶的地方。數十年以來,戰友們不是再此聊起當年的熱誠,樂此不彼!

  風火一到群,所有預約私服玩家便都看著他笑,有的叫道,“風火,你又要發新的遊戲私服截圖了!”他不回答,對群裏說,“這是我一百萬買的提前體驗遊戲私服資格。”便排出九張遊戲私服截圖。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,“你一定又是盜的以前的圖!”風火睜大眼睛說,“你怎麽這樣憑空汙人清白……”“什麽清白?我親眼看見你之前發的圖,被人揭穿。”風火便漲紅了臉,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,爭辯道,“遊戲私服愛好者的事,能算騙麽?”接連便是難懂的線萬,什麽“開服吊打你們,引得衆人都哄笑起來:群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。

  在這些時候,我可以附和著笑,客服是決不責備的。而且客服見了風火,也每每這樣問他,引人發笑。風火自己知道不能和大佬談天,便只好向新手說話。有一回對我說道,“你讀玩過風火麽?”我略略點一點頭。他說,“你既玩過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全閃避的修羅,怎樣PK?”我想,菜鳥一樣的人,楓之谷私服也配考我麽?便回過臉去,不再理會。風火等了許久,很懇切的說道,“不知道罷?……我教給你,記著!這些應該記著。將PK的時候,要用。”我暗想和開服的時間還遠呢,而且我也從來不玩PK;又好笑,又不耐煩,懶懶的答他道,“誰要你教,不就一個背刺麽?”風火顯出極高興的樣子,又在群裏發了兩張截圖,點頭說,“對呀對呀!……修羅有四種PK套路,你懂麽?”我愈不耐煩了,便不理風火。風火准備的幾篇攻略,想在群裏發,見我毫不熱心,便又歎一口氣,顯出極惋惜的樣子。

  有幾回,新手私服玩家聽得笑聲,也趕熱鬧,艾特了風火。他便給他們一人一篇攻略。新手看完攻略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著風火。風火己著了慌,便在群裏潛水,低頭看著手機說道,“不多了,我已經不多了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收藏,自己搖頭說,“不多不多!多乎哉?不多也。”于是這一群新手都在笑聲裏走散了。

  有一天,大約是開服後的兩三個月,群裏大夥正在聊天,說到修羅,忽然說,“風火長久沒有來了。還欠我六套攻略呢!”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。一個私服玩家說道,“他怎麽會來?……他在遊戲私服被人打爆了。”我說,“哦!”“他總仍舊是吹。這一回,是自己發昏,竟跑到望周國去了。望周國的私服玩家,殺打得過麽?”“後來怎麽樣?”“怎麽樣?先野外單挑,後來去牢城,打了大半夜,。”“後來呢?”“後來爆光了裝備。”“爆光了裝備怎樣呢?”“怎樣?……誰曉得?許是退遊了。”我也不再問,仍然慢慢的等攻略。

  開服過後,私服玩家是一天比一天多,看著遊戲私服將近大火;我整天的呆在副本門口,也須開始收費帶副本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沒有一個私服玩家,不敗傳說貼吧我正發呆。忽然間看得一個私聊,“離心副本帶我一個。”這字體雖然小,卻很眼熟。看時邊上沒有人。站起來四周一望,那風火便在副本門口角落坐著。他身上已經不再有裝備發光特效了,已經不成樣子;穿一套白版輕甲,拿著白色匕首,見了我,又說道,“帶我一個。”我便發消息問,“風火麽?你還欠六篇攻略呢!”風火很頹唐的仰面答道,“這……下回給你罷。這一回是先帶我副本。”我仍然同平常一樣,笑著對他說,“風火,你又被人打爆了天堂私服”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,單說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你不菜,怎麽會被別人爆裝備?”風火低聲說道,“,手滑……,手滑賣給NPC了”他的眼色,很像懇求我,不要再提。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私服玩家,便都在笑。打完副本,他便摸索著交易給我幾個銅幣,和一些材料,胡亂塞給了我,嘟囔了一句:“這次。。。。就先這些吧,余下的先欠著,必定還你”。然後便是見他上了座騎,原來他便用這白馬走來的。他在原地轉了幾圈,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,坐著這白馬慢慢走去了。

  自此以後,又長久沒有看見風火。到了年關,我在群裏說,“風火還欠我六篇攻略呢!”到第二年的年關,又在群裏說“風火還欠我六篇攻略呢!”到第三年可是沒有說,再後來也沒有看見他。